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百度营销 >  正文
碳卫星:“把脉”全球大气治理
发布日期:2022-06-09 15:40   来源:未知   阅读:

  在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刘毅的办公室中,放着一个缩小版的全球二氧化碳监测科学实验卫星(以下简称碳卫星)模型。这颗“小”身形的卫星,承担着监测全球二氧化碳浓度分布的“大”使命。

  从国外专家口中的“impossible”到2016年成功发射,碳卫星目前已在太空中工作了5年多。作为我国首颗、全球第三颗碳卫星,它实现了我国空间温室气体高精度监测的从无到有,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贡献了科技力量。

  今年7月,刘毅团队获取了中国碳卫星首个全球碳通量数据集和地图,这标志着我国具备了全球碳收支的空间定量监测能力,是继日本、美国之后第三个具备该技术的国家。

  温室气体排放导致全球气候变化已成为国际社会共识,在节能减排刻不容缓的形势下,为了达到“可测量、可报告、可核查”的量化减排目标,世界各国政府迫切希望能有切实可行的测量方法和技术。2009年,日本成功发射了全球首颗碳卫星GOSAT;2014年,美国宇航局成功发射了OCO-2。

  为了提升我国在气候变化谈判等问题上的国际话语权,建立和完善温室气体排放统计制度,2011年,在“863”计划的支持下,“全球二氧化碳监测科学实验卫星与应用示范”重大项目(中国碳卫星)正式立项。

  这是一项多部门合作的任务,是由中科院负责工程总体,中科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中科院微小卫星创新研究院、中科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和中国气象局国家卫星气象中心等多家单位共同承担的科学实验卫星计划。

  在碳卫星的研发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就是建立温室气体卫星观测的模拟和反演系统(IAPCAS),将卫星的原始观测资料“翻译”成可供科学家使用的数据。

  刘毅表示,碳卫星目标是实现全球大气二氧化碳柱平均干空气混合比的高精度监测,而卫星遥感大气二氧化碳面临的主要挑战是精度要求高、干扰因素多、反演难度大。

  国家需求就是科技攻关的方向,刘毅带着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杨东旭等团队成员,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

  “我们从科学问题倒推碳卫星需要什么样的反演系统,全链路的思想贯穿了整个IAPCAS的研发过程。当时杨东旭的博士论文还在做气溶胶相关课题,碳卫星的需求让他转向了这个新的领域。”刘毅说。

  最终,杨东旭研发了卫星遥感反演算法,高精度模拟了太阳辐射在大气中的传输过程,充分优化气溶胶光学性质随波长的变化以及卷云的连续吸收等特征,显著降低了误差,提高了反演精度,大幅提高了计算效率。

  碳卫星的研制绝非孤军作战——不仅实现了多个部门的密切配合,也实现了“863”计划管理模式和航天工程管理模式的融合。2016年12月22日,万众瞩目的碳卫星终于迎来了升空的时刻,这也是刘毅第一次在现场看卫星发射。

  “凌晨的酒泉很冷,可我们心里热乎乎的,我国的碳卫星有自主知识产权。”刘毅说。

  在卫星完成在轨测试后,刘毅团队还要利用反演算法解析观测数据,从而获得全球二氧化碳分布图。

  2017年的地球观测组织年度大会当年10月举办,大家都希望能在会上公布碳卫星的“首秀”成果。刘毅回忆,当时人手紧张、时间也紧迫,团队成员的日子都是按“小时”计算,终于在2017年9月底拿出了首幅全球二氧化碳分布图,平均精度达到了2.11ppm。成果一经发布,就受到美国宇航局、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和欧洲航天局等的高度关注。

  随着时间推移,更多的成果接踵而至。2020年,刘毅团队改进了数据质量和反演算法,将数据精度提升到1.5ppm的国际先进水平,同时首次利用物理算法反演获得了陆地生态系统日光诱导叶绿素荧光数据产品;2021年,计算获取了中国碳卫星首个全球碳通量数据产品。

  “全链路的思想起到了关键作用。”刘毅说,“也要感谢团队里可爱的年轻人,希望他们能够尽快成长,承担更多的国家级任务,研究出更多创新性成果。”

  2017年我国碳卫星数据产品对全球用户免费开放,中国成为继日本、美国之后,第三个可以提供碳卫星数据的国家。

  “但是,更大的挑战在于如何用好卫星遥感这一探测手段,服务全球盘点和我国‘双碳’目标的实现。”刘毅说。

  要实现全球统一、无偏差的碳收支核算,仅靠目前的3颗卫星是不够的。根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制定的《2006年IPCC国家温室气体清单指南》,各国清单须按照其方法进行编制;2019年,IPCC对清单指南进行了补充修订,要求利用大气观测支撑清单编制与验证,这就对我国发展新一代温室气体监测卫星提出更为迫切的需求。

  “国别清单的误差、偏差、透明度等问题依然无法避免,因此,在研发卫星的同时,更要按照科学规律使用好卫星数据,碳中和不是零和博弈,需要全世界各个国家共同努力、合作共赢。”刘毅说。

  “我们希望通过这颗卫星和美国、日本等其他国家合作形成碳卫星‘虚拟星座’,联合观测大气二氧化碳,为全球气候变化提供更加丰富的监测数据。”刘毅表示。

  目前,新一代碳卫星的设计与研发已经提上日程。刘毅表示,将面向我国“双碳”目标的监测需求、国际社会的盘点需求研发新一代碳卫星,助力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碳中和”。

  研究人员指出,燃烧化石燃料运输和发电、制造水泥、毁坏森林等诸多做法都会导致大气中CO2浓度增加。

  这使他们能检测返回到超导体的安德烈夫反射量,同时保持与单个原子相当的成像分辨率。

  “我们还发现,石峁人群与同样生活在龙山时代而非仰韶时代晚期的黄河中下游古人群,有着更为紧密的遗传关系。”

  今年高考第一天,首位AI数字人考生度晓晓作答的议论文刷屏。不仅如此,在百度文心千亿大模型的加持下,度晓晓仅需40秒就能写出40多篇命题作文。

  脸上满是风吹日晒的印记,眼前这位风尘仆仆的育种专家,就是南昌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院长洪一江教授。

  对于类似太阳的小质量恒星的吸积盘,天文学家已研究了数十年,其观测和理论结果都较为丰富。

  科技强国建设离不开一流科技期刊的支撑。随着我国科技创新步伐不断加快,打造与之相匹配的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科技期刊,成为中国科技界面临的重要课题。

  不久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蒋凝博士领衔的国际研究团队发现了一个疑似将在未来3年内完成并合的超大质量双黑洞系统。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学院近代物理系教授张一飞课题组与美国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等单位合作,实现了轻超核寿命目前最精确的测量。

  如果没有史前鱼类的大胆尝试,我们或许永远不会演化出敏锐的听觉。在此基础上,研究团队综述了喷水孔从无颌类到四足动物的演化历程,从而建立起了喷水孔从无颌类的鳃到人类中耳的演化序列。

  俄罗斯科研人员正研发能读取人体生物指标的“智能服装”技术。制造这种服装需要借助激光集成,将传感器集成到石墨烯衬底上,从而获得特殊面料。

  据最新一期《科学进展》报道,美国莱斯大学开发出由可见光而非紫外线(UV)激活的纳米级“钻头”。

  灵动的码垛机器人、自由穿梭的小车、火眼金睛的高速质检机……近日,台湾著名媒体人“吼叔”张孟崇探访九牧5G智慧工厂的一条视频令网友大开眼界。

  十年来,中科院科研人员坚守使命定位,攻坚克难、勇攀高峰,产出了一批具有标志性、引领性的重大创新成果。

  我国科技事业发生了历史性、整体性、格局性重大变化,成功进入创新国家行列,走出了一条从人才强、科技强,到产业强、经济强、国家强的发展道路。

  要发挥科技的渗透性、扩散性、颠覆性作用,为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多的源头供给、科技支撑和新的成长空间。科技有“无中生有”的作用,新的技术出来就会带动新的产业。

  巨齿鲨曾是地球上最大型的肉食动物之一,生活在2300万到360万年前的海洋中,长度可达20米。

  一项6月1日发表于《科学进展》的研究指出,限制二氧化氮这类氮氧化物的排放,将提高全球农作物产量。

  福建农林大学海峡联合研究院基因组中心教授张积森团队解析了甘蔗细茎野生种(又称割手密)天然同源四倍体Np-X基因组。